【走基层】焕然一“芯”的农家土灶

发布日期: 2018-02-09 信息来源: 媒体业务部

 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,腊月过了二十后,新春的气息就浓郁起来了。民谣有说:二十一蒸糖稀,二十二买糖块,二十三祭灶天,二十四写年字,二十五扫房土……过了年二十,家家户户开始打扫房屋、购置年货,准备过年。辛劳了一年的中国人,从四面八方赶回老家,享受接下来这一段难得的轻松日子,一家人一起烧一顿可口的团圆饭菜,围坐在桌前,向亲人诉说所有关于生活幸福、艰辛的话语,描绘所有关于幸福的形状、对来年生活的憧憬。

  腊月二十一这天一早,海盐县秦山街道文溪坞村民顾惠琴就在灶前忙活着,准备过年团圆饭的食材。香甜的年糕要切成块,软糯的麻糍要蒸起来,地里收的地瓜摆放好,海里打来的鱼洗剥干净先用调料腌起来——今天儿子要回来,她准备给儿子做上一顿热腾腾的午餐。

  顾惠琴是地道的海盐农民,一家六口人,除了顾惠琴和周建华夫妇,还有儿子、儿媳、两岁的孙子以及顾惠琴88岁的老母亲。儿子在镇上上班,平日里县城老丈人家和村里自个家两头住,老母亲年纪大了,身体还算硬朗,在家帮他们打打下手,干干小活。

  “以前我们这边农村,用土灶大锅烧饭,你切菜、我炒菜,一家人分工协作,酒菜满桌,亲朋满座,谈笑聊天,感觉特好。现在大家的生活都挺好了,不缺吃,但吃饭的感觉却欠了很多,平时聚得少,儿子媳妇回来也不大愿意来厨房里帮帮忙。”顾惠琴双手摁压刀背,用力地切着年糕。

  海盐人喜欢吃,喜欢大灶烧饭。他们享受大锅烧饭的痛快,享受那种醇厚的乡土味儿,这从他们的灶头画文化里就可以看出。在海盐,灶头分布于广大农村,农家人习惯使用柴禾灶,新建一所住房,必定要在厨房中新建一座灶头。农家灶头多由民间泥匠在主人选定的日子,用青砖、纸筋、石灰砌成。同时,从灶山、烟箱到灶身都画满各种不同的图案和纹样,配有不同内容的文字,这种由民间泥水匠在灶头砌毕后,信手用水墨颜料绘于灶头上的壁画,赋予了土灶浓郁的生活气息,注入了一代又一代人薪火相传的浙江民间文化,灶头画,也因此成为当地特有的文化符号,并先后成为省级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顾惠琴一家也保留着这种灶头烧饭的传统。田地里的秸秆、修剪下来晒干的桔树枝条都是烧火的好燃料,对农家人来说,燃料就地取材是方便的、自然的。在文溪坞,以前家家户户院子里都堆满了柴禾,灰黄的柴禾,在冬日温暖的阳光下,散发着收获的扎实味道,而柴禾的多少、精细程度,往往成为衡量这户人家勤劳与否的重要标准。但在顾惠琴家,我们却没有看到柴禾堆。 

  没有柴禾如何烧饭,她家厨房分明有一口大灶。在顾惠琴的指引下,我们才注意到,灶头已经焕然一“芯”。灶还是原先的灶,芯却经过改造。锅底嵌入一个电加热圈,烧饭的时候,只需按一下墙上的按钮,就可以自动加热了。这样的装置既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农家土灶形态,也让传统文化“灶头画”保留了传承的载体。

  这几年,文溪坞实施新农村改造,以往破旧不堪的房屋、街道整治一新,白墙黛瓦、绿水青山,印象中的江南水乡风貌,在这里得到还原,吸引了众多上海、杭州的游客前来游玩,村里农家乐也跟着兴起来了,农家人的的日子也越过越好了。 

  “村子改造一新,这要在门口堆上柴禾堆,就不好了。而且,这电灶上的锅是特制的,烧出来的饭菜味道和柴禾烧出的味道一模一样,城里人都说好吃。”顾惠琴对我们说。 

  灶保留了原先的样子,火膛却用不上了。在以前,烧饭一个人是难以完成的。顾惠琴切菜、炒菜,顾惠琴80多岁的老母亲就蜷在灶后面的狭小的膛口边,一把一把地往里面擩柴禾,瘦削如枝的手,抓着蒲扇用力地扇,唯怕火力不够,所以时常浓烟滚滚,充斥厨房,呛得眼泪直流。 

  “太呛、太脏,年轻人不喜欢,他们不愿意下厨。”顾惠琴说。

  在邻居吴孝珍家里,我们见到了还在烧柴禾的土灶。一大早,吴孝珍费力地烧了一大锅水,正用舀子往水壶里灌,因为使用柴禾烧饭的缘故,长年累月下来,灶头上原本色彩明艳的灶头画已经被烟熏得黑乎乎,模糊不清,依稀可见是一条鱼,许是寄托了农家人“年年有余”的美好愿景吧。吴秀珍家开了一家小卖部,卖点烟酒饮料日用品,平日里做些本地村民的生意,过过小日子,周末城市里的客人一来,生意就好多了。夫妻俩还手工制作一些青团、粽子等当地特色食品,这些绿色纯天然的食品,深受城里人喜欢。

  吴孝珍家里堆了一摞柴禾,这几天她正打算改建自己的房屋,听顾惠琴说电灶干净、好使,还省钱,就寻思着烧完这点柴禾,也改用电灶,恰好镇上供电所员工来村里进行春节前的用电安全检查,便仔细询问了电灶的改造成本、烧饭费用等,得知改造一口功率3千瓦的锅灶仅需三四百块后,当下就定了改用电灶。 

  改用电灶,多出一笔额外的电费支出,这让像吴孝珍这样勤劳节俭、习惯了就地取材使用免费柴禾的农家人难以接受。祖辈留下来的桔子树、稻田给了他们生活的所有来源,桔子可以换钱,枝丫可以当柴禾,稻子亦如此——他们习惯从土地中获取生活所需。除了电费支出,修剪下来的树枝何处堆放、如何处理也让他们头疼不已。就地焚烧固然方便,但他们舍不得,这一捆捆柴禾是农家人辛苦一年的见证,也是一份收获,就这么烧掉,心疼。 

  焚烧秸秆引发的火灾,也让消防部门很头疼,土灶烧柴或就地焚烧还会产生大量浓烟造成空气污染…… 

  村民的为难,让国网海盐县供电公司的供电员工开始思考,推行农村电能替代,首先要从农家人的角度考虑,解决他们的实际需要。他们协调大家的诉求,研究出一套可行的解决方案:政府提供电器设备、秸秆还田补贴,鼓励农户“柴改电”;村民将硬木柴禾回收卖给生物质企业实现增收;企业获得充足生产原料,将硬木制成环保燃烧棒,提升企业效益;供电公司提供电灶研发和技术支撑。 

  通元供电所的陆升华掰着指头给我们算了一笔账:一户村民“土灶改电”前烧一顿饭约需6斤柴,“改电”后烧一顿饭约需0.8元电费,而6斤柴卖给生物质厂家可赚1.2元,净赚0.4元,若推广到全县,每年可为村民增收1983万元。 

  柴禾卖给企业,不用就地焚烧,村民们也就不觉得心疼了,换来的钱解决了电费问题还有得赚,这让村民们终于肯接受“柴改电”了。对企业来说,农村大量的柴禾使他们获得了充足、优质的原材料。据了解,目前,海盐全县有近10家生物质企业,对柴禾的需求很大,收购柴禾每吨成本400元,做成环保燃烧棒每吨可卖950-1200元,经济效益很可观。 

  以电代柴,消除了消防隐患,减少了空气污染,天蓝了,环境好了,引得更多游客前来村里观光,农家人的荷包也鼓起来了。

  城市化的进程在乡下留下了深刻的痕迹,美丽乡村建设让未来的浙江农村也许都如文溪坞这般山清水秀、白墙黛瓦,这般干净整洁,而那些传统的文化如何在改变中保留和传承,值得我们去思考。如今,顾惠琴88岁的老母亲不用再蜷在狭小的膛口一边往里面擩柴禾,一边用力摇着蒲扇,顾惠琴的儿媳也许愿意去厨房,和母亲一起做一顿可口的饭菜,在来年,吴孝珍一家或许已经住在新建的房屋里,生意红红火火,她家院子也不会有堆积如山的柴禾,而灶头、灶头画依然成为海盐农家人心中的铭刻的文化符号。

 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