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电紧张透视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艰难

发布日期: 2011-06-14 信息来源: 国际在线

  中国2010年的发电量高达4.14万亿度,首次超过美国的4.1万亿度,成为世界电力第一大国。2011年前4个月,中国发电量同比增长12.6%,超过GDP同期增长速度3个百分点。

  按照常理,这样飞速发展的发电量,应该是供过于求。可是,我们看到的是全国一片电荒的呼救声。

  许多人认为,电荒是因为发电价格太低,导致发电企业不愿意多生产电力。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,但不符合上面所说的GDP和发电量的逻辑关系。更合理的解释应该是:经济结构不合理,导致了能耗和电耗效率低下,最终引起电荒。

  如果我们把1978年至2009年分为三个阶段来考察能耗和电耗效率,就可以找到电荒的结构性和效率性问题。1978-1990年间,GDP年均增长速度为8.4%,不管是能耗还是电耗,两者的增长速度均小于GDP增长速度。能源弹性系数为0.56,电力弹性系数为0.91。   1990-2000年间,GDP年均增长速度提高到10.4%,而能耗和电耗的增长速度却双双下降,效率比前12年有了进一步的提高,能耗和电耗的弹性系数分别下降到0.38和0.77。

  进入21世纪以来,GDP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。2000-2009年间,年均增速高达10.5%。但是,这一时期,能耗和电耗的增长速度却大大提高了,而且,电耗的增长速度还超过了GDP的增长速度。这一时期的能耗和电耗的弹性系数分别高达0.82和1.19,大大高于前两个时期的对应弹性系数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08-2009年,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,GDP增长速度比前两年大大放慢,降到两位数之内。与此同时,电耗的增长速度放慢得更快,弹性系数再次跌回到小于1的比较理想的范围。

  可是,从2009年的下半年开始,经济升温。2010年,GDP增长又冲破了两位数,高达10.3%。2011年头4个月,经济保持过热状态,也是接近两位数的增长。同时,电耗增速大大高于GDP的增速,使得2010年和2011年的头4个月,电耗弹性系数高达1.33,再度引发电荒。

  上面的分析非常清楚地说明:电荒不是因为发电量增长放慢导致的。相反,在出现电荒的时期,发电量的增长速度反倒大大快于GDP增长速度。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:电荒,不是因为电耗效率低下,就是因为经济结构过于粗放,或者两者兼而有之。 

  总之,电荒,透视出的并不是‘缺电’,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艰难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