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民日报:"电荒"的根源是粗放发展

发布日期: 2011-05-17 信息来源: 人民日报

  往年到夏季才出现的电力紧缺,今年提前到来。来自国家电网公司系统的数据显示,进入4月份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重庆、陕西等多个省份电力供需存在缺口。5月以来,湖南电网最大电力缺口达456万千瓦,浙江电网最大电力缺口200万千瓦。

  尽管电力供应能力不断攀升,火电设备利用率却处于历史低谷

  任何一项产品短缺,无外乎两大原因:供应不足和需求过旺。

  从电力需求侧看,我国电力需求正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增长。国家能源局最新数据显示,一季度全国全口径全社会用电量累计10911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2.7%。其中,3月份与1月份的全社会用电量基本相当,接近去年7、8月份迎峰度夏高峰时段的用电量。4月份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11.2%。

  从电力供应上看,社会发电量由发电能力和发电设备利用率共同决定。国家电监会报告显示,在电源建设方面,基建新增装机连续5年超过9000万千瓦,全国电力装机累计增长48610万千瓦。在电网建设方面,“十一五”期间,全国累计新增220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、变电设备容量分别为20.23万千米和11.06亿千伏安,电网规模五年实现翻番。

  虽然电力供应能力节节攀升,但电力设备平均利用率却不容乐观。国家电监会办公厅副主任俞燕山介绍,2004年至2009年,全国6000千瓦以上电厂累计平均设备利用小时数已经连连下降,至2010年才首次回升,达到4660小时。而在2006年,全国6000千瓦以上电厂累计平均设备利用小时数为5198小时,远远高出2010年的水平。火电设备的利用率不高直接抑制了火电发电量的提高。

  “市场煤、计划电”之间的矛盾已经影响到电力投资建设和运营

  回顾历年来的“电荒”,电煤都是制约电厂出力的“紧箍咒”,此次“电荒”也不例外。

  按照惯例,4月份是电煤需求淡季,但今年却出现“淡季不淡”,市场煤炭价格不断上升、日消耗量保持高位。4月1日开始,我国电煤运输主力通道大秦线检修,一个月内,秦皇岛港的煤炭库存下滑240万吨,跌幅高达32.7%,加剧了沿海省份的电煤紧张局面。4月,国网公司全月最大缺煤停机容量达到732万千瓦。

  今年以来,湖南、江西等水电大省水库来水较往年偏枯,加大了当地电力电量平衡对电煤的依赖。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通报,今年华东流域来水偏少四至七成,华中流域(除长江)来水偏少一至七成,导致部分地区水电出力减小,水电比重最大的华中电网电煤库存快速下降。

  除煤炭市场异常火热、水电乏力等新因素外,煤电价格机制不顺的传统矛盾,也深深制约了火电厂的发电积极性。据国网公司统计,2003年以来,秦皇岛5500大卡煤炭价格累计上涨超过150%,而销售电价涨幅仅为32%。尤其是近年来,煤价不断攀升,而电价基本未涨,出现“发电就亏损、越发越亏损”现象。2010年,五大发电集团公司运营的436个火电企业有一半以上亏损。虽然国家在4月份对全国16个省(区、市)上网电价进行了单边上调,但并未将火电企业引入减亏通道。本次电价上涨至今,秦皇岛港的煤炭价格持续上涨。

  “市场煤、计划电”之间的矛盾已经影响到电力投资建设和运营。2010年全国电源投资3641亿元,比上年下降4.3%;其中火电投资1311亿元,比上年下降15.1%。同时,缺煤停机、非计划停运现象增多,对未来的电力正常供应、电网安全稳定带来较大隐患。

  必须从能源发展方式入手,优化电源的布局和资源配置

  据国家电网公司预计,今年迎峰度夏期间,华北、华东、华中电网电力缺口将达到3000万千瓦,而东北、西北电网却将富余电力2700万千瓦。但由于没有额外输电通道,东北和西北电网富裕电力难以支援“三华”电网。

  “这种局部缺电、局部窝电的现象充分说明我国的电源布局和跨区输电能力亟待优化。”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国家电网东北电网有限公司名誉总工程师黄其励说。

  长期以来,我国电力工业主要采用就地平衡模式发展,哪里需要电就在哪里建电厂,大部分火电厂都建在东部地区,而我国煤炭资源主要富集在西部地区。至2010年底,东部地区火电装机已达到3.2亿千瓦,占全国的50%,长江沿岸平均每30公里就建有一座发电厂,南京到镇江段电厂平均间隔仅10公里。

  这一发展模式导致电煤运输压力巨大、电厂电煤成本增加。2010年,全国电煤耗用17.3亿吨,其中通过铁路跨省跨区外运14亿吨,占铁路运力的41%。从电煤成本看,长途运输大大增加了电厂的电煤采购成本。以今年3月末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例,主产地山西的上站价格为620—640元/吨,集散地秦皇岛港的平仓价格则达到770—780元/吨,消费地广州港的提货价更是高达875—890元/吨。

  据了解,近年来,东部省份已经主动降低了电源建设规模和进度,要求加快跨区输电通道建设,提高跨区受电规模。但是受各种因素制约,许多电网规划项目前期工作明显滞后,跨省跨区输送能力不足。

  “表面上‘电荒’是由电煤不足、水电乏力引起,但根源上是由粗放的能源发展方式导致。要破解‘电荒’,除加快经济结构调整、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外,必须从能源发展方式入手,进一步优化电源布局、资源配置,大力提高西部地区输电比例、理顺煤电价格机制、加大跨区电网建设等。”黄其励建议。


冉永平 鲍 丹

相关链接